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失去了树人类还会失去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2:01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失去了树 人类还会失去什么

失去了树,人类还会失去什么?  在我国的东北、华北、西北(下称“三北”)地区,集中分布着八大沙漠、四大沙地。一望无垠的沙漠、戈壁形成了一条长达万里的风沙线,年风沙日数多达30至100天。

林业科研部门的观测数据显示,在三北地区,上世纪60年代,沙漠化土地平均以每年1560平方公里的速度增加。到上世纪80年代初,则扩展为每年2100平方公里。  恰恰在这条生态脆弱线上,集中了全国60%以上的贫困县。  为了防沙治沙,改善生态,1978年11月25日,中央政府正式启动实施了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这项与我国改革开放同步的工程,建设周期最长、范围最广、面积最大,涉及省份最多。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规划到2050年结束,全部完成需要73年,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生态工程。  参与这项工程的,除了“国家队”、“地方军”外,更有许多社会团体、中外企业、媒体和个人。  在内蒙古东部,科尔沁沙地与松辽平原的交接地带,从2011年开始就活跃着这样一支特殊的团队,实施着由第一财经与旭化成集团共同发起的“树的等待”大型公益计划。  沙漠中植树的道理  科尔沁沙地是一块位于内蒙古东部西辽河中下游赤峰市和通辽市附近的沙漠地带,面积约5.06万平方公里,是中国最大的沙地。  “眼下正是上海春暖花开、万木吐翠的季节,来之前,很多人都以为沙漠、荒漠化离我们还很远。”上海根与芽运营总监李煜菁说,但到了沙漠的边缘才发现,有的村庄离沙漠只有几百米,村民说风沙大的时候,沙土封门,“再不防治沙漠,可能现在的城市就会在未来变成沙漠。”  “小的时候,这里的沙地长满了灌木,可现在连灌木都很少了。”29岁的召根苏莫嘎查农民好毕图告诉记者,这两年内蒙古干旱情况很严重,“放不了牧,草场浇不了水。羊不肥,只能便宜卖。”  4月11日一早,科尔沁左翼后旗,志愿者乘坐的大巴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到达植树地点,下车后,志愿者们还要穿过泥泞的草地和沙漠地区,步行十几分钟进入植树地点。  植树前,杨怀泽反复给大家讲解着植树要领:“盖上第一层土之后,要轻轻地把树苗往上提一下,这样可以让根系有更多的生长空间;浇完水后,要等水都渗下去后,再培第二层土,轻轻地踩实后,再培第三次土,这样水不容易被蒸发掉。”  杨怀泽曾经就读于台湾大学林业生态学专业,是一个瘦高的小伙子,这几年一直驻扎在通辽。  在沙漠中植树非常不容易,首先是挖坑,一锹下去挖出来后,周边的沙粒会迅速向坑内聚集,填满半个坑。根据技术要领,坑要挖到了50公分左右的深度才行。水是靠当地农民用拖拉机从村子里运来的,一水箱浇几十棵树,所以要靠两辆拖拉机反复运送。  当地气候干旱,年降水量只有300毫米左右。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植树,仅仅是为了防风固沙吗?仅仅是为了让树长大吗?其实在植树前,很多志愿者并不知道在沙漠中植树的真正意义。  第二天中午,利用吃饭的间隙,杨怀泽在一个饭桌上摆放了四个矿泉水瓶子,瓶子里的材料都是从当地取的。依次是被枯枝落叶覆盖的泥土、没有枯枝落叶的泥土、沙子上有少量的枯枝落叶、风沙土。  “我们可以很直观地看到,泥土的颜色比较深,因为里面含有大量的矿物质和有机质、微生物和各种菌类,它们会让土壤粘成小块状。”杨怀泽说,枯枝落叶在土壤生态发育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经过一段时间和生物作用的过程,土壤的质地是会改变的。比如,对于风沙土,如果有一层枯枝落叶覆在上面,就会有一些微生物在沙土间发生作用,分解树叶,通过昆虫等帮助,风沙土就会慢慢变成可以种田的良土,这个过程就是土壤发育。  这个过程当然离不开水。杨怀泽给每个瓶子都灌满了水,土壤上有枯枝落叶层的瓶子里,水迅速地渗透下去,充满了所有的空间。而风沙土的瓶子中,大量的水还停留在沙子表面,很容易被蒸发掉。  这也正是在沙漠中植树的关键。“不过,风沙土发育成良土是一个持续性的过程,根据不同的地理气候条件所需时间长短不同。土壤学上一般认为发育约1cm的壤土需要100年或以上。而良土有机质被破坏后,不断被侵蚀,退化成风沙土的速度却很快。”杨怀泽说。  保护环境的同时让当地人受益  “树的等待”大型公益计划致力于唤起大众环保意识,号召个人和企业参与行动,以减少对自然环境的负面影响。  该公益项目通过在内蒙古通辽市地区开展植树造林活动,兼顾了生态与人道主义救助的双重使命:一方面,为个人和组织提供了参与抵御全球气候变化的机会;另一方面,项目的各个环节都能够帮助当地居民从中获益。  该项目依托第三方民间组织“上海根与芽”的“百万植树计划”进行捐赠,捐赠的数量一并计入百万植树计划目标量中。通过形式多样的在线互动和线下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关注沙化危害,并成功将“多一个粉丝多一棵树”的活动口号进行推广。  “上海根与芽”办公室执行总监钟朕玺介绍,“百万植树计划”始于2007年,是上海根与芽最主要的项目之一。  “在各方的支持和努力下,项目第一个一百万棵树的种植目标已经在2012年完成,目前项目进入了第二阶段,即向第二个一百万棵树的目标前进,希望能在2017年前达成。”钟朕玺说。  截至2014年,“百万植树计划”项目总计造林21000余亩,合计150余万株树木,覆盖通辽市三个不同旗县的20多个村庄。  根据2014年专业机构所作的抽样调查,林地平均保存率为68%。在最早栽植的林地内,流沙已经被固定,土壤得到了一定改善,多种灌木、草本植物和动物已经重现,树木对于生态体系的积极效应初步显现。  4月11日,本报记者在2013年的杨树林现场看到,当年栽植的杨树粗的胸径在4~5公分。在许多树根处,1~2米范围内的沙地上已经冒出大量的小草。  好毕图告诉记者,农民们对这种植树活动很欢迎,也很感激。“帮我们把沙子固定住,改善生态,效果还是不错的。”他说,“前几年种下的只有手指粗细的杨树,现在已经快有拳头粗了。”  上海根与芽“百万植树计划”主管陈婷告诉记者,绝大部分的树还是依靠当地农民种植和管护的,这也能增加当地农民的收入。根据“百万植树计划”,捐赠每棵树需要25元,其中就包含了这棵树一生需要的所有花费,如树苗和后期养护等。  “我非常幸运,全公司100多人,只有我被选出来参加这些义务植树活动。”来自旭化成(苏州)复合塑料有限公司的志愿者刘敏对本报记者说,每年的志愿者产生都要经过复杂的程序,“全公司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在厂区内、生产过程中发现的安全隐患,提交一份‘危险提案’,公司再对提案进行核查、考核和评比,得第一名的才能到内蒙古参加植树活动。”  养乐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今年是第一次参加在通辽的植树活动。带队的副总经理中岛纪幸是一个性格爽朗的汉子,喜欢喝酒,也喜欢招呼别人一起喝酒。但植起树来一点也不含糊。在植树现场,记者看到他跟着测量员,一个坑一个坑飞快地挖沙、栽苗。  “来之前就听说这里的荒漠化情况很严重,百闻不如一见。”中岛纪幸说,“到这里植树不是有意思,而是有意义!看到10年前种的树已经长成七八米高了,很兴奋。我不知道在中国还能工作几年,但真心希望在离开中国之前,再过来看看我亲手种下的‘孩子’长得怎么样了。”  “第一次参加沙漠植树,真实地感受到了保护环境的紧迫性。今天种的这些树苗将来肯定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吧。沙漠变土壤过程很漫长,土壤变沙漠却用不了多长时间。只要我们一点一点努力,众志成城,相信沙漠也会变成绿洲。”来自旭化成(中国)投资北京分公司的志愿者崔佳佳对本报记者说。  环保更需公众参与  “失去了树,人类还会失去什么?”连日来,这个问题一直在记者的脑海中萦绕。  科学家预测,如果森林从地球上消失,陆地的生物、淡水、固氮将减少90%,生物放氧将减少60%,人类将无法生存。联合国有关报告称,全球森林已减少了50%,难以支撑人类文明大厦。  不可想象,没有森林,地球和人类会是什么样子。  从2004年《第一财经日报》创办伊始,本报记者就沿着“三北”这条线多次进行采访报道。从甘肃的民勤、新疆的尼雅遗址、宁夏的贺兰山,到内蒙古的阿拉善、查干诺尔湖、库布齐沙漠……  这些地方过去都是因为要多生产粮食,大量毁林开荒,陷入了越垦越穷的境地。  历史上,尼雅一直是丝绸之路重要的交通节点和沙漠绿洲聚落区。但由于生态环境不断恶化,尼雅河水量减少,沙漠侵蚀绿洲,尼雅逐渐被掩埋。  本报记者从国家林业局了解到,我国森林覆盖率比世界平均水平低10个百分点,只有21.36%。即使到2050年实现森林覆盖率增长的长远目标,也只有26%左右,仍达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目前,我国人均森林面积仅为世界人均水平的1/4,人均森林蓄积只有世界人均水平的1/7.  国家林业部门的监测数据显示,由于森林植被稀少,全国水土流失面积高达295万平方公里,年均土壤侵蚀总量达50亿吨;由于山川土壤严重侵蚀和森林及土壤的蓄水功能削弱甚至丧失,全国每年流失的雨洪资源达1.6亿立方米,而且有2.7万多条河流已经消失,对国家水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在复杂的生态系统中,林业在维护国土安全和统筹山水林田湖综合治理中占有基础地位。  保护好生态环境,要有科学和系统的视野。一个良好的自然生态系统,是大自然亿万年间形成的,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如果种树的只管种树、治水的只管治水、护田的单纯护田,很容易顾此失彼,最终造成生态的系统性破坏。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