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失去幸福增长还有什么意义

发布时间:2021-01-21 14:03:52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失去幸福 增长还有什么意义?

数年前,原产于南美的水葫芦堵塞了非洲很多河道,人工试剂无法解决。有人发现在干燥的水葫芦上可培育出营养丰富的蘑菇,而后逐渐形成了一条“水葫芦—蘑菇—蚯蚓—鸡”的循环再生产方式。但是,如此物尽其用的生态循环,却触动了经济动物、政治动物们的敏感神经,因为这样做,缺少了金钱交易,企业损失了营业收入,政府减少了税收,GDP掉头下行。要是这样,那这个世界如何实现以“增长”为目的的发展?如果一切事情都按这种方式本地化解决,那么拥有着巨大生产力、销售力、运转力的跨国企业生产出的大批商品又将倾往何处?  我们为什么被东西奴役?

是的,你没有听错!这是个本末倒之的世界,迄今为止人类的很多努力,并不是为了使生活更幸福、更美好,而是为了填满大型企业集团利润增长的欲壑,所谓的企业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的美妙宣言只是一种颇具蛊惑力的营销巫术。他们一面制造出大众从未有过的需求,一面利用广告媒介,将错位的生活理念植入人心,成就消费。美国著名环保人士安妮·雷纳德写这本《东西的故事:一件物品的生与死》,就是要让人对这个过度生产、过度消费的世界有更清醒的认识;从一件物品朝生夕死的命运看清科技如何解放了生产力,又令地球和人类一起超负荷运转,走向前途未卜的命运。  在雷纳德笔下,我们习以为常的消费一次性用品、喝灌装饮料、呼唤快递公司,都成了一种假他人之手的“罪恶”。因为在我们用相对低廉的价格购买到各种奢侈的物品背后,是贫困国家的贫困劳工在生死线上的艰难挣扎,是不断被破坏的生态环境,那些“外部成本”高昂到让我们触目惊心。  “东西”在企业的生产车间里叫半成品,贴上出厂标签叫产品,摆在卖场货架上则称之为商品,我们将其认领回家,才真正成为用品。对个人而言,这些用品越坚固、耐用,生活便越简单、纯粹;而一旦这些东西花样频出,要投入更多精力去养护、适应,不断地更新换代,它们便开始反客为主,主宰人们的生活,奴役人们的精神。伴随着科技的进步,父辈们能用十年到二十年的家用电器,寿命缩短为三到五年,当它们患病时,我们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医生”,便是找不到替代的零件,况且那些产品在设计之初就没有为后续维护预留方便之门。这都是生产厂家有意为之:只有缩短产品使用寿命,才能顺利出售升级换代后的产品,为消费者再次消费找到最佳理由。生产任务如此急迫,增长需求如此不可怠慢,紧张焦虑中的人们越忙碌,越需要通过购物来消解身心疲惫,而电视广告的狂轰滥炸,以品质品位为名的时尚诱惑,又在加速消化人们辛苦劳动得来的报酬,以催促人们再次投入新一轮紧张工作。一条“工作——购物——拼命工作”的恶性循环链条正在侵蚀现代人的健康、快乐,同时也在变相鼓励生产企业继续加大马力,生产出酷炫的新玩意儿。至此,大部分商品从出厂到被采购便已完成了全部使命,下一步仅仅是被放置到过时——丢到垃圾桶——进入转运站——再被埋至地下,各种有毒的化学成分相互作用侵蚀土壤、污染河流的地球体内循环过程。  随消费主义而生的是发达国家体贴周到的“先消费后还款”的金融服务体系,并将之通过文化输出成为一套放之全球而皆准的生活理念(处于贫困边缘的国家和地区除外)。为购物而工作,因工作而购物,这对于“万物之灵”的人类是何等的讽刺!而这种“讽刺”却开动了全球巨大的经济机器,疯狂地攫取地球资源。不知我们的地球家园在经历动物时代的“大繁荣”、人类时代的“大萧条”,生态环境的“大崩溃”之后,还能否迎来整个地球生态系统的大复苏?  东西从哪里来?  一件商品最终成形,需要调动众多资源。一杯咖啡需要136升水,在一枚戒指背后是10吨高污染废料,1吨纸张需要耗用98吨原材料,1吨城市垃圾的背后是至少40吨工业废弃物……雷纳德以水、树木、矿石为着眼点,追踪如棉T恤、电脑、铝罐、PVC塑料等司空见惯产品的始发地,寻访它们的碳足迹,调用全部感观和各种科学手段,对比、检测在人类大规模染指的地区,自然环境遭遇了怎样的破坏。生产这些东西,我们砍掉了多少森林,炸毁了多少山川,污染了多少河流……这些都是难以计量的产品外部成本。  开发一座露天矿场,意味着大型的推土机、钻机、炸药和卡车,它们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巍峨神秘的高山被开膛破肚,所有的生灵不复存在。在矿石提炼过程中要使用大量的化学试剂,在金石开采中,只有十万分之一的矿物最后成了真正的黄金,余下的都成了沾染了化学物质的毒物,被抛弃在了山谷中。  普通电子元器件产品大都含有钽,雷纳德称之为冲突矿产,既因其珍贵性往往引发激烈冲突,更因其背后有太多战争、犯罪、流血以及无辜死亡的儿童。这种钶钽大部分产于刚果,因电子产品的大规模生产而身价倍涨,但它给刚果带来的却不是福祉而是兵祸连年的灾难。  东西又将魂归何处?  短命的电子元器件产品,不断更新换代的流行衣物、越来越快消费的一次性用品,它们似乎只是来人间走一遭,就迫不及待要寻找归宿了。然而它们的归宿究竟在哪?  号称可无害化焚烧垃圾的机器,被冠以了各种高科技的名义,而实则只是将垃圾转换了一种形态,一部分通过燃烧释放出剧毒的二恶英排入大气层,一部分以灰渣形态留在了地球表面。这些灰渣依旧是巨毒的,会随着时间风化,继续飘散。当然,在大多数情况下,负责垃圾处理的厂商要继续为它们寻找出路,于是便上演了一出出发达国家货船拉着这些垃圾环海旅游的闹剧,它们或被运往了贫困国家,或被倾泻到了汪洋大海之中。总之,它们依然在旅行,从未在地球上真正消失。  一些国家正在号召企业和人民尽量使用清洁能源,但愿景、行动和产生效果之间总有太远的距离。甚至一些国家为了节能而不顾实情,通过政令强行推广节能产品,不仅未能达到物尽其用的环保目的,反而滋生了新一轮的浪费。形式重于实质,指标重于效果的政府思维模式令人啼笑皆非。雷纳德在各章节间穿插了很多关于“一线曙光”的内容,但这部分内容过于单薄,国际组织间的“通力合作”不能仅停留在意向阶段,也不能止于环保人士的全球巡回演讲。面对越来越急迫的生存危机,我们需要的是切实而有力的全球行动,同时也需要发达国家放弃国内环保、国外污染的强权发展逻辑。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面对过去,垃圾治理是每个国家、地方政府以及垃圾制造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修复旧河山需要的不仅仅是资金、技术、资源、人力,更需要的是来自国家层面的行政干预和系统支持。面对现在,我们需要改变的不仅是垃圾回收处理方式,更应致力于从源头上减少垃圾,减少资源的开采利用、减少商品的生产消费,调整生活节奏,改消费主义为节制主义。面对未来,我们需要科技应用转向,人类的贪婪已令科技沾染了的毒性,在百余年大开采、大破坏之后,科技如能调转头回护自然,拯救河山,或许我们的子孙还有一线生机。  在一定程度上,今天欧美国家的富裕生活,是建立在对贫困国家的资源剥削和跨境污染上的。雷纳德开出的方子是,适当回归纯朴生活,尽量使用本地化产品,拒绝那些碳足迹过长的物品越洋跨境,放缓生活节奏,是治理全球环境污染的未来出路。虽然这乍听上去,是经济与文化的倒退,其实,雷纳德的这个方子是在叩问:对于人类而言,“增长”和“幸福”到底哪个更重要?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