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八岁为了活命我娶了个鬼媳妇儿[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1:45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我叫何正奇。

正大光明的正,光怪离奇的奇。虽然名字普普通通,但我的身世,却非同寻常。

我出生在长江中游的一个偏辟山村,刚出生那会,村子里正涨洪水,许多人因肆虐的洪水奔波逃命,途中,我爷爷和爸爸救了一个溺水的算命瞎子。

那时,怀我的妈妈肚子剧痛,之后我便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世界。而我一出生,算命瞎子想报答我家人的救命之恩,就给我算了一挂,一挂之后,他那跟褶子皮似的老脸当即就变了颜色,说我五行属阴,天门残缺,命格太硬,又是天生纯阴,日后不仅多灾多难,很难活过十八岁,还会祸及家人,是天生的丧门星,家人的讨债命。

我爸我妈不信鬼神,当场就恼火了,谁家的孩子刚出生就被人说的这么不吉利?忙赶算命瞎子走,即便被我爷爷拦了下来,也没少给算命瞎子脸色看。

爷爷经历的多,他老人家对这方面是深信不疑的,并且还懂得一点鬼神之道,非但没有生气,还和颜悦色的让算命瞎子顺便给我起个名??

以前许多父母取名字时,都会根据孩子的生辰八字,看看命理五行缺什么,然后就补什么。

我命理缺阳,我的名字,就这么来的。

我姓何,叫何正奇,我爸希望我长大以后能够堂堂正正,一身正气的做人。

后来,爷爷告诉我,因为我天生纯阴,需要阳刚的正气调和,名字能伴随我一辈子,逐渐消耗命格的阴气。

总之,说的玄而又玄,小时候不懂。

后来,终于懂了??

??

仍记得那年,我九岁,正值暑假,南方这边夏天雨水多,这是常识,但像那年天天阴雨绵绵的还真不多见。

已经很久都没看见太阳了,家里的潮气有些浓郁,放在原地不动的瓮布满了青苔。

有一晚,夜空中难得出现了月亮,外面蝉鸣和青蛙的叫声如单曲循环,不曾停歇,我妈关灯之后帮我盖好被子出了门,我有些昏昏欲睡,正迷糊时,一声喵叫传了出来。

一只黑猫爬到我家窗台,它浑身毛发在夜晚都黑的发亮,我见了十分欣喜,忙起来想将它抓来玩耍,正要抓住它尾巴时,它转过身,用绿幽幽的瞳孔盯着我,有些毛骨悚然的味道。

我也望着它。

头晕目眩,

突然。

“喵”

黑猫又叫了一声,我脑袋里一下子懵了,眼睁睁看着黑猫的嘴像人一样??咧开笑了。

有些怪异,我忽地觉得脑袋有些涨,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

等我醒来,发现那只奇怪的黑猫不见了,家里也一个人都没有,我忙出门去找,街上也没人,空荡荡的,很萧条,整个村子如一座荒村。

天不亮,也不暗,灰蒙蒙的,仿佛空气中带着灰尘,我站在街上有些茫然,家里没人,村子里也没人,人呢,都到哪去了?

“爷爷??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我站在街上大声呼喊,稚嫩的声音在街道上回响,带起阵阵阴风,一些树叶和垃圾被卷的老高。

没有人,我在哪?

难道都死了麽?

许多疑问在我脑海里不停变幻,不由想起爷爷小时候对我说过的话。

爷爷说:“小奇,你五行绝阳,八字纯阴,日后碰见许多稀奇古怪的事不要跑,更不要害怕,都是骗人的把戏??”

“爷爷??”

人在面对未知事物时,本能的感到恐惧。

咯咯咯??

恍惚间,有人在街道上笑,凄惨惨的声音听起来又有一丝得意。

我左右转身,四处张望,街附近上除了我,没有人。一丝恐惧在幼小的心底蔓延??

咯咯咯??

笑声一直在我耳边旋转回荡,侵袭我的耳膜,吓的我头皮开始发麻。

嘭嘭嘭??

一个篮球出现在街道上,看着它一蹦一蹦的滚落到我脚边停下。

看着篮球,我瞪大了眼睛,顺着它过来的方向望去,一个穿背心的小女孩儿站在那边的黑暗处,她看着我,轻声呼唤。

“你也??来玩啊~~~”

我害怕了,牙齿忍不住打颤,腿肚子发软,像灌了铅似的。

就在这时,附近一下传来嗖嗖声,似乎来了许多人。

有的披头撒发,

有的缺胳膊断腿,

有的浑身浮肿,

有的面目狰狞,

有的张牙舞爪,

各种各样的人,

都不是村里的人,

都是,

鬼??

“你们都是谁呀?!”

“哇呜??”

我忍不住大喊,这一喊就崩溃了,禁不住哭了起来,眼泪擦不干似的不断往外涌,如同狼群中待宰的羔羊,任凭它们渐渐向我靠近。

??

我猛的睁开双眼,入眼的是爷爷焦急的脸庞,我虚脱般松了口气,喃喃道:“原来,??是个梦啊。”然后便不省人事。

后来的事,都是爷爷告诉我的。

自我昏了以后,我发高烧,浑身跟火烧一样,脸色却发青,眼角流泪,嘴里更是经常性吐白沫子。

我家三代单传,就一根苗,看我这样,都慌了。我爸妈一急眼,慌忙的叫了辆车,准备将我送去医院。

我爷爷拦了下来,说:“小奇这症状送医院没用,别耽误治疗时间。”

“爸,你说什么呢?孩子都这样了,不送医院怎么行。”我爸急说。

“小奇天门残缺,又是纯阴之体,碰到这种事情,去医院有什么用,快去请老疯子过来。”我爷爷十分严厉的说,他的话在家里很有话语权,我爸妈比较信服。

但在这件事上,我爸不满大叫:“爸,你怎么能这麽迷信呢?!”

“快去,再废话,小奇要是保不住了,我打死你。”我爷爷吹胡子瞪眼恼火的边说边将家里养了五年的老公鸡给抓了过来。

老公鸡一见我,放开嗓门大叫。

“喔哦喔??”

一叫完,我爷爷拿着刀对鸡脖子一抹,鸡血喷的我浑身都是。

“我何老七就这一个孙子,谁敢动他?!我让谁魂飞魄散!!”我爷爷对着我暴吼,声音如雷,将我爸妈都吓了一跳,他们二老忙马不停蹄的赶去邻村,将老疯子请了过来。

老疯子是邻村一个道观里的老道士,但他并不疯,只是快六十了,却很喜欢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套着皮鞋,一身搞的洋气时髦,打扮成四十多岁的样子,跟陌生人打招呼,攀亲戚,然后去陌生人家里蹭一顿饭,只是一沾点酒,他就开始疯言疯语,久而久之,大家都叫他老疯子。

老疯子本姓占,叫占恒一,在这方圆几百里的人家,但凡哪家人被脏东西缠上了,第一时间都会去请老疯子过来看看,而老疯子也的确有俩下子,每次都处理的干干净净,所以,在大人的世界里他很有威望。

但在小孩看来,他就是疯子。

老疯子一到我家,我爷爷立马出门迎接,老疯子是爷爷的老相识,俩个人都是火爆脾气,他年纪和我爷爷相差无几,看起来却比我爷爷年轻多了,笔挺的粉色西装套在身上,一点道士的风范都没有,活脱脱的一个老骚包。

“占老头,你可得救救我孙子,不知道怎么就给阴煞冲了。”我爷爷常年和老疯子打交道,多少懂的一点鬼神之道,一看我这样就知道被脏东西给害了。

老疯子点点头,端详了我了好一会儿说:“啧啧??阴煞裂魂,百鬼缠身,何老七啊,还好你先弄鸡血镇住小娃娃体内的阴气,要不然血气一散,你孙子恐怕活不过三天啊!”

老疯子虽然喝了酒就疯癫,但在这种事情上很有造诣,听他这麽说,我爷爷还算镇定,我爸妈顿时身体一软,差点晕倒在地。

“别卖关子,快想办法救救我孙子,只要救活他,你一直惦记的我埋在地底下的那几瓶十多年的女儿红都送你。”爷爷和老疯子算的上挚友,知道他好酒,一见酒就嘴馋,尤其是上等佳酿。

“这可是你说的昂。”老疯子浑浊的眼睛一亮,嬉皮笑脸的说:“五行绝阳,八字纯阴,如果是女命,那还好说,可你孙子偏偏是个带把的,这自身就是招鬼体质,加上身体底子从小就柔弱,天门又残,今日被阴煞有机可乘也是命数。”

“那怎么办?”爷爷有些恼火。

“别急嘛,听我说完。”老疯子看了爷爷一眼,嬉皮笑脸说道:“世间万物命数自有天定,你孙子的体质虽说绝阳纯阴,但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得一,老天爷都会给人留下一线生机,所谓阳之极尽便成阴,阴之??”

“说重点。”爷爷嘴角抽了抽,有些咬牙切齿。

老疯子微笑,高深莫测道:“这麽说吧,虽然绝阳、纯阴的人注定青灯独守,但天道循环,讲究的是一个平衡,绝阳纯阴虽然被你孙子全占了,但他的天门却没有被老天收走,目的就是那一线??”

老疯子话还没说完,爷爷就打断他,怒发冲冠的骂道:“草你姥姥,老子让你来救人的,不是听你在这疯言疯语的讲些屁话。”

“卧槽,你这死老头子,怎么说话呢?我哪里讲屁话了,好心给你讲原因,还敢骂人,草泥马的。”老疯子也是个暴脾气,当场一甩手,跟爷爷撒泼:“你懂还是我懂,还敢骂我,你要不想听,人自己救吧!”

“我干你老母亲,你就是屁话多,一说起来跟话唠似的没完没有,人命关天,你却一直在这里放屁,这就是你修的道心?去你吗的。”

“你麻痹的何老七,我老母亲都死了几十年了,你还拿来说事,还有没有良心?你还是穿裤裆的时候我老母亲对你不薄啊,你怎能这麽说她?”

“我就要说,怎么样?怎么样?要不服来打一架啊!”

“我%#¥#%¥#”

俩个老人都是暴脾气,就这麽掐了起来,跟小孩子打架似的,爸妈都看呆了,忙上前各自拉住一人,好生劝慰。

至于我,躺在床上流着眼泪,口吐白沫,半死不活,估计真断气了也没人知道。

每个人都有天门,大人的天门是紧闭的,而刚出生的婴儿天门是打开的,人的天门如果是开着的,就能看见肉眼看不到的灵异事物,这也是许多刚出生的婴儿会经常在夜里放声大哭。但是天门会随着婴儿的长大逐渐闭合,基本上到了青春期就已经完全的封闭了。

然而,在这个世上,总会有几个特立独行的人存在,就像我,天门天生残了一块,很容易招来阴煞厉鬼之类的脏东西。

爷爷和老疯子还在对骂,俩个老人都脸红脖子粗的翻对方老账,爸妈俩个人看的哭笑不得,我妈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爷爷,你的孙子还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呢。

爷爷这才和老疯子结束了闹剧,屋子里一下安静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一团黑影跳到了我家窗台,那是一只浑身毛发都黑的发亮的黑猫,它那绿幽幽的瞳孔扫过屋子,眼神像人一样四处打量,目光转到床上时,突然喵叫了一声。

昏迷的我猛地睁开双眼,浑身抽搐的厉害,十分痛苦的仰起脖子,白沫子不断的从嘴里往外冒,那感觉如掉水里溺水般,随时都有可能窒息。

爷爷和老疯子对视一眼,后者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铜钱往窗台扔了过去,铜钱像精准的暗器一样打在黑猫的身上,同时老疯子手捏一张黄符,口念:“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喵~~~”黑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从窗台跌落了下去。

“快追,别让它跑了。”见状,老疯子大叫。

不用老疯子说,在他丢铜钱的时候,爷爷就已经跑出家门,急忙提着杀鸡的菜刀往窗外赶,配合想当默契熟练,显然俩个老人早年也有一段不同寻常的往事。

随着爷爷出门,我还在床上抽搐,爸妈都楞了下,有些不知所措。

“还楞着干什么,那只猫是阴煞,快去帮忙,抓住它。”在老疯子催促下,爸妈也匆忙出门去抓那只猫。

屋里就剩老疯子和我,他走近床,我迷迷糊糊的隐约看到一个穿粉红色西装的老头靠近我,用手沾了沾鸡血,在我身上画起符来。

老疯子一扫疯癫,一脸凝重边画边念念有词:“小娃娃,你绝阳纯阴,先被阴煞裂魂,后被百鬼缠身,本是必死之局,幸亏天生天门残缺,三魂还未离体,何老七就以鸡血灌浇,这才有了一线生机,可想要救你很难啊!”

“除非找到世间纯阳绝阴的女人和你共结连理,方可化解体内的阴之极尽。可纯阳绝阴的女人哪有那么好找,别说找不到,就算找到了,人家姑娘又凭什么嫁给你?所以啊,这个办法行不通,现在只有一个不是法子的法子可以用。”

“道门能人千万,各派香火鼎盛,唯我道门隐宗人丁凋零,到了老道我这一脉,到现在还未有衣锅传承,念你年幼,与我有缘,又是何老七的孙子,今日我便让三清上身作证,收你为徒,入我隐宗,望你日后刻苦修行,坚守道心,莫要教为师失望。”

老疯子在我身上画了一个大符,紧接着对我跪拜,双手合十,毕恭毕敬念道:“三清祖师在上,弟子占恒一为救小徒何正奇,不得已冒犯,还望原谅。”

作完这些,老疯子起身,一手咬破中指,一点鲜血点在我眉心,一手捏法决,朗声说:“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老疯子一念完,我整个人顿时如遭重击,身上的符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血色光芒,鲜艳的鸡血在身上流淌,让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

被困梦中的恐惧浮现刺眼的光芒,黑暗如烈阳下的冰雪迅速融化。

“破!”

伴随老疯子的一声厉喝,我迷糊的睁开双眼,就瞧见穿着一身粉红西装的老疯子,再低头一看,自己满身是血,吓的一哆嗦,想爬起来说话,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浑身僵硬,像被鬼压床了。

老疯子浑浊的眼神一凝,凶狠说:“隐宗门人在此,百鬼若不想魂飞魄散,速速退下!”

紧接着我一阵颤抖,哪种僵硬感才消失,正要说话,这时,一脸血的爷爷提着菜刀一脸沮丧的走了进来,我惊喜叫道:“爷爷??”结果头疼欲裂,又晕了过去。

爷爷见我醒了又晕,忙擦了擦脸上的血呼唤几句:“小奇,小奇??”见我没反应就问老疯子:“占老头,我孙子怎么样了?”

“没事,惊吓过度而已,等会儿就好了。”老疯子笑呵呵回道,刚收了个徒弟心情大好,红光满脸的忍不住搓了搓手。

爷爷一看老疯子得意的神情,忍不住问:“发春了?我孙子都这样了你开心个什么劲?”

“噢,对了,忘了和你说,我刚用三清的名义收了你孙子为徒,现在他是我隐宗第三十八代传人了,你说我开不开心?”老疯子哈哈大笑回答。

爷爷一听,脸色就变了,拿起菜刀对着老疯子一阵狂砍:“草你姥姥,你居然敢收了小奇作徒弟?我砍死你这个王八蛋。”

老疯子吓了一跳,气急败坏的躲避,叫骂道:“卧槽,何老七你还讲不讲道理?就这招鬼体质,你孙子不做道士能不能活到十岁都成问题,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砍了半天都没砍到老疯子,爷爷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骂道:“你这叫好人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从见到小奇第一面的时你就一直在心里盘算这个事情,现在你如愿了?还要我感谢你,我呸,我要砍死你王八蛋。”

我妈一赶回来就看着爷爷拿刀追着老疯子狂砍,吓的忙上去拉住,这俩老头在一起,不是吵就是打,一点都不省心。

老疯子躲到我爸背后,冒出一个头说:“让你儿子评评理,我不收你孙子为徒,没办法请三清上他身,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不然你那被百鬼缠住的孙子怎么这麽快醒过来?”

“也罢,就算你说的是真,我走之前你干嘛不说?明知道做道士会有五弊三缺之灾,你还偷偷收他为徒,你存的什么心啊你?”爷爷知道道士不是这麽好做的,凡是修道之人都会有五弊三缺之灾,这指的是一个命理,所谓五弊,鳏(guan)、寡、孤、独、残,而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这个世界运行有他自己的法则,就像先前老疯子说的,世间万物自有它的命数,妄自窥探天机改变事物运行规则的会遭天谴。

“五弊三缺又怎么?老道我不是就活的逍遥自在?我隐宗虽说也属修道之类,但重修道心和法术,对算命看相没兴趣。”老疯子一脸满不在乎,忽然想起什么忙问:“那只猫呢?抓到没有?”

爷爷说不过老疯子,心想你这也叫逍遥自在,每天三餐都是东蹭西蹭,跟要饭有什么区别?一听他说起猫叹了口气,把菜刀一丢,闷闷不乐。

我爸接过话:“那猫太可怕了,先前受伤流了不少血还能利索的东蹦西窜,眼看爸就要抓到它了,它居然回头俩爪子准备往爸的脸挠去,结果被我爸的菜刀砍下了俩只前肢,谁知道它还没死,没了前肢逃跑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一下就没影了,村子附近我们都找遍了也没找到。”

老疯子沉吟了会儿:“看样子这头阴煞已经成精了啊!这下我的小徒弟可就难办了。”

我爸妈虽然对老疯子收我做徒弟的事也挺反感的,但没有爷爷懂的多,没什么顾虑,只哀求说:“占道长,求求你可得救救我儿子啊。”

“放心,他是我徒弟,我能不救他么,这样,你先去方圆几百里的所有村子里问问,看看最近几年有哪家年轻姑娘早死的,再去找好她的坟让何老七带着他孙子好好去祭拜一番。”

“道长你这是??”我爸心底一寒。

“结,阴,亲!”爷爷一字一顿的开口。

“什么”我妈吓的颤声问。

“给我的小徒弟找个鬼媳妇。”老疯子哈哈大笑。

我爸妈顿时目若呆鸡,久久未回过神。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