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只商周青铜器的回归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1:59:49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这些天才知道“罍”字读音的人不在少数。

这个生僻字,音同“雷”,指的是商周晚期至东周时期大型的盛酒和酿酒器皿,距今已有4000多年。让这个与现代生活毫无关联的物件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里,是皿方罍。

纽约佳士得预备在3月20日的拍卖会上以1000万美金起拍的青铜重器皿方罍,于拍卖前一天由来自中国的买家以私下洽购的形式购得,无需上拍,并最终将捐赠给湖南省博物馆。在博物馆官方网站的介绍中,“这是一件历经坎坷的国宝。”1922年,“皿方罍”被发现后随即盖、身分存异处,器盖于1956年藏于湖南省博物馆,器身即此次拍卖的“皿方罍”流失海外,先后被美国石油大亨洛克菲勒和日本藏家所拥有。

青铜器的收藏在中国一直有渊源,被历代藏家认为是非常重要的板块。出于保护地下文物,《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有“只有1949年前出土、并且有明确著录的文物才允许流通”的规定,这让青铜器在中国艺术市场不断增长的数字里不占一席之地。国内私下交易多,存世量大,造假成系统,价格偏低,受到的关注也低——出了古玩圈子普通人看它不如书画、瓷器更易接近,重器上的铭文很难读懂,看个热闹都难。

皿方罍的回归有点出乎意料的热闹。这件事从去年年底在社交媒体发酵,佳士得正式宣布要将此物上拍后,台湾著名藏家、青铜器专家曹兴诚发出倡议:“由湖南省博物馆去拍回来,其他华人藏家一律不出手,不让人来炒作价格。”

匡时拍卖公司董事长董国强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谈到:“2001年皿方罍曾经被拍卖过,当时的成交价是924.6万美元,创下了中国高古青铜器国际拍卖市场的最高纪录,至今未破。在那场拍卖里,喊到前一口的就是曹兴诚。他打算买了捐给台北故宫的,等两岸统一就能和湖南博物馆的盖子合在一起了。没如愿买到,13年之后他还是非常希望这个器身能够回到国内来,于是就积极地呼吁了。”

在曹兴诚以及不少藏家开始呼吁的前几个月,湖南籍收藏家谭国斌已经开始行动了。

“去年11月在香港预展看到这件东西,当时就跟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女士沟通洽购事宜,她说很难。回来我就和省博物馆沟通,陈建明馆长希望能买回来。但是国家主管单位对于用国家的钱去买回流失文物一直是不赞成的。我就从本地企业家入手,企业家来买,捐给博物馆。当时没有一个人给过明确答复,又去跟政府汇报,他们认可这样的方式。政府参与协调后,企业家们也敢去做这件事。”谭国斌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说道:“我一直积极主动地去联系各方,是因为这次错过了,以后再想买,只会更贵、更难。”

公开拍卖的五天前,3月15日,一封由湖南省博物馆发给魏蔚女士的邮件被媒体公开,邮件称:“鉴于其与湖南之渊源,惠允先期与敝馆商购,不胜感激!囿于本馆为非营利受托遗产保管机构,所需购藏经费全赖各方资助,今虽多方努力,目前仍仅筹措到两千万美元。因此,祈贵方能同意以此价格(含贵公司佣金)成交。”

紧接着,包括湖南省博物馆馆长陈建明、谭国斌等收藏家在内的商洽团队前往纽约,与佳士得、卖家见面会谈。

董国强分析到:“我们听说那封邮件被媒体曝光时,湖南省博很不高兴,因为这桩私下的洽购忽然就公开了,连2000万的数字都出现了,他们感觉很被动。但从结果上来说,邮件的公开起了重要作用——表明了湖南省博的意思,华人藏家也不好意思再参与,另外佳士得或多或少会有压力,会朝着私洽成功这样一个积极的结果去努力。”

事情也如董国强谈到的那样。经过谭国斌等人“三天只睡了10个小时”的艰苦谈判中,得到了圆满的结果。谭国斌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这件重器由湖南省一家企业出资买下,等所有手续完备约两个月后回到国内,将由湖南省博物馆永久收藏。具体价格因与佳士得、卖家签署了保密协议,不便透露。但我必须感谢卖家的通情达理,我们也是动之以情,毕竟这不是为了谋求商业利益的一次交易,而是公益行为,所以他也在价格上做出了很大的让步。”谭国斌补充道,这家企业并没有在这次的购买后获得当地任何的税收或其他政策方面的优惠,更多的信息会在皿方罍回到湖南后公布。

关于成交价,先前有某媒体得到了一个“10亿”的数字,董国强对此表示不同意:“我们业内对皿方罍的估价在三到五亿人民币,这个价格,当时我们认为博物馆是很难买回去的。国有的文博单位要买个大件,得层层审批,难度非常大。这次成功得益于多方的互相帮助,信息畅通,是很难得的。”

皿方罍的回归能不能成为后续文物回流的示范?谭国斌说到“做功课”三个字。“我做了很多功课,知道比起去场上举牌,私下洽购是最佳方式。所以我找了很多人,和博物馆很早就沟通,和政府、企业家也是如此。博物馆和拍卖行不熟悉,不懂洽购,我熟悉,那这个部分我可以帮忙,之前我找企业谈资金有困难,政府出面协调,这个事就好解决了。”

湖南省博物馆副馆长李建毛也在接受采访时说道:“皿方罍的回归模式,是由博物馆联合私人藏家合力购买流失文物,属于湖南省博物馆为数不多的尝试中很成功的一次。”

但谈到海外文物回流,董国强也谈了这次的特殊性:“我本来不赞成动不动就"国宝回归"。很多媒体鼓吹的"国宝"其实就是一般文物,不具备唯一性和特殊性,国内博物馆都有类似的,没必要回归。另外,以后就算中国强大到全世界第一了,一些重要的文物也不一定非得都要回来、买回来,放在国外的博物馆里是传递中华文明的一种方式。但这次皿方罍不同,它不回归,器身和器盖不能合并,那都是残件,不能够体现古代青铜重器的艺术魅力,回归是非常有必要的。”

在这件私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佳士得婉拒了记者的采访,除了统一发布给媒体的佳士得全球首席执行官马文斐先生的一段声明并不愿意发出更多的声音——“一直以来,佳士得将妥善保管受委托之重要文化艺术品视为己任,此次亦非常荣幸承担这件重要拍品的临时监管人的角色,协助完成了此次交易。”

丝织机批发

摩托车装饰

透水罩面剂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