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离婚男独自抚养儿子发现非亲生前妻也不知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1 21:09:43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亲子鉴定让厦门一位单亲爸爸陷入痛苦与矛盾:该告诉孩子真相吗?还要继续抚养孩子吗?谁来补偿他所受的委屈?

张涛(化名)曾经无数次想象过,如果没有那份亲子鉴定报告,自己和儿子的日子会不会继续简单而平静地过下去。“我想再找个能善待儿子的女人一起生活,想看着孩子考大学,把儿媳妇领回家……”但现在他已经没有梦想了,这个“正在奔四”的男人说。

张涛的儿子小定今年14岁了。2006年张涛离婚,小定一直和他相依为命。小定出生在九江,在家顺产,没有出生证明。2015年,张涛想把小定的户口迁到厦门来,按照派出所的要求,他带着儿子去做了一次亲子鉴定。本以为是“走程序”的这次鉴定,却让张涛一切的希冀和梦想瞬间崩塌:他和小定之间,竟然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男人的尊严与14年的父子亲情孰轻孰重?他还能和“儿子”一起继续生活吗?太多的难题从天而降。

亲子鉴定让慈父崩溃

“儿子是我的整个世界,现在这个世界没了。”从6月份拿到这份亲子鉴定报告,张涛没上过一天班,每天要抽掉3包烟,“脑袋像跑火车一样哐哐响”。

2000年,张涛和阿萍在江西老家登记结婚。“我俩认识5个月后就领了证。”张涛说,夫妻俩感情还算不错,2001年,儿子小定出生了。张涛说,儿子从小和他亲,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爸爸”。他想给儿子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当孩子稍大一点,他就带着妻儿一起离开家乡,来厦门工作。

来厦后不久,原本美满的家庭裂痕渐现。“主要是性格不合,总吵架。”张涛说,连续多次的争吵后,他在2006年和阿萍离婚。张涛说:“家里最大的‘财产’就是当时5岁的儿子,其他的我都给他妈妈,净身出户。”因为张涛的经济条件较好,阿萍也同意由他抚养儿子。起初阿萍每月给前夫600元抚养费,2010年,她主动把抚养费上调到了每月800元。

小定在爸爸的呵护下也过得挺开心,已经上了初中,成绩不错。然而,爷俩相依为命的平静日子在2015年6月被打破——在厦门买了房子的张涛,打算把小定的户口迁到厦门来。“需要有出生证明,孩子没有。”张涛说,小定是前妻在老家顺产的,没去医院,也没有出生证。按照户籍管理规定,已经落户厦门的张涛需要出具与小定之间的父子关系证明。“做亲子鉴定最方便了。”张涛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

2015年6月,他拿到了这份鉴定报告。报告中,结论栏中清楚地写道:排除张涛和张定之间存在生物学亲子关系。张涛蒙了,他悉心抚养了14年的“亲生儿子”,竟和他没有血缘关系。

他不愿告诉“儿子”真相

“拿到鉴定报告的时候,好像有一个雷直接劈在我的头顶上……”张涛拿着报告,缠着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一遍遍询问。工作人员有点不忍心,问他“是不是在医院抱错了孩子?”但张涛自己知道,儿子是前妻所生,只不过孩子的父亲不是自己。每每想到这个伤及男人自尊的事实,张涛说,自己恨不得跟前妻同归于尽。

有一个月时间,张涛躲着儿子。“我不敢和他多说话,怕看到他的脸就会掉眼泪。”张涛说,无论如何,儿子都是无辜的。即使父子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我养了他这么多年,恨不起来。”张涛想过,要把儿子还给前妻,还打算向前妻索赔。但一看到儿子那张乖巧懂事的脸,他的心又软了。“夜里躺在床上闭上眼,我总会想起之前那些年孩子带给我的快乐。”张涛说,因为生活在单亲家庭,小定比同龄的孩子懂事得多。“每天我回到家,儿子会主动上来问我:爸爸你累不累?”他会主动去给我倒水、给我打热水泡脚。直到目前,张涛还瞒着小定。“我怕他承受不了,最起码在初三阶段,我不会让孩子知道这一切”。

但男人的尊严同样无法承受这一巨大打击。2009年张涛有过第二次婚姻,那次婚姻只持续了一年。其实,第二任妻子对张涛不错,但为了小定母亲给的抚养费太少,时常和张涛争执。怕小定受委屈,张涛主动结束了这场婚姻。“我也会想,这到底值不值得,我会想自己这些年的委屈究竟谁能给我补偿……在这样的痛苦中,我还得在小定面前继续扮演好爸爸这个角色。”在感情与理智、尊严与亲情的反复纠结中,张涛愁肠百结。

抚养与赔偿如何理清

在拿到鉴定报告当天,张涛找到了前妻阿萍。她嫁给了一个泉州人,开着茶叶店,过着稳定的生活。

上周五,阿萍在电话中告诉导报记者,自己也是这场悲剧中的受害者。“我也是在前夫告诉我鉴定结果后,才知道小定的爸爸不是他。”回忆当年,阿萍想起了孩子的生父可能是谁。

2000年和张涛结婚前,她曾经和前男友发生过一次关系。“我和前任是同学,那时已经分手了,但见面后对方强行抱住自己……”阿萍说,当时马上就要结婚了,不敢把这事告诉张涛,“我真的不知道孩子是前任的,否则肯定不敢要,当时我和张涛是感情最好的时期,婚后我并没有出轨。”

阿萍承认前夫很无辜,更无辜的是儿子小定,“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孩子还能活下去吗?一时想不开咋办?”阿萍希望前夫能帮她一起隐瞒这个秘密,继续抚养小定。“小定懂事,长大了即使知道真相,也不会影响对他爸的感情。”

张涛反感前妻的说法。“我不想让小定知情,不代表我要继续忍受委屈。孩子有亲生父亲,就应该由他父亲承担抚养义务,也应该由他的父母对我进行赔偿。”阿萍也回江西找前任,遗憾的是,前任早在9年前发生了车祸,如今已是家徒四壁。

阿萍拿出了两个解决方案:第一,自己每月增加1200元抚养费,由张涛继续抚养儿子长大。但是张涛要求,这样做必须签订一份收养协议。“这样一来,孩子不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吗?”第二个方案是:孩子由母亲抚养。“就算穷点也能供孩子读书。”不过阿萍说,自己没钱支付张涛的各项赔偿。失去抚养了14年的儿子,又无法获得任何赔偿,这也是张涛不能接受的。

但他们谁都不愿在小定面前先捅破这层窗户纸。不伤害孩子,成了这对昔日夫妻如今“唯一的共识”。曾经的夫妻“暗战”仍在,块垒难消。在不舍、缱绻和痛苦中,没有一个胜利者。

植发一般要多钱

男性生殖部位整形有哪些优缺点?

北京植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