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历经10个多月侦办葛兰素史克涉贿案移送起诉

发布时间:2020-07-13 21:25:04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记者从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获悉:历经10个多月的侦办,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葛兰素史克)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单位行贿、对单位行贿等案已侦查终结,于日前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侦查机关现已查明,2009年1月犯罪嫌疑人马克锐就任犯罪嫌疑单位葛兰素史克处方药事业部总经理后,为了完成葛兰素史克总部下达的高额销售增长指标,在犯罪嫌疑人张国维等人支持下,全面倡导“以销售产品为导向”的经营理念,强调“没有费用,就没有销量”的销售手段,先后组建和扩充了多个销售部门,将贿赂成本预先摊入药品成本,并组织各部门在虚高药价条件下,通过大肆贿赂医院、医生、医疗机构、医药相关协会组织等医药销售相关部门及其所属人员推销药品,牟取非法所得数十亿元。

据介绍,葛兰素史克在中国销售的药品大多冠以海外原创新药名义,在药品进口前通过转移定价的方式,提高药品报关价格,在将巨额利润预提在境外的基础上,设定高额销售成本用于支撑贿赂资金。葛兰素史克药品在中国市场的价格远高于在其他国家的价格,最高的达到其他国家的7倍。通过贿赂销售,葛兰素史克的主营业务收入实现了逐年攀升,从2009年的39亿余元,增长至2012年的69亿余元。在此期间,马克锐等犯罪嫌疑人组织其财务部门,采取在葛兰素史克内部虚假交易的手段,将在中国境内的绝大部分违法所得作为采购成本转移到境外预设的公司结算。其巨额贿赂成本及违法所得,实际上都通过虚高的药价转嫁给中国的病患人员和国家财政。

为了刺激增加销售额,葛兰素史克采取多种方式鼓动销售员工“轻合规,重销售”,不但向员工提供高额销售费用,还制定了奖惩制度,完成销售指标获得高额奖金,完不成者则面临着被解雇或无法升迁的命运。在这种畸形的考核目标和制度导向下,葛兰素史克下属销售员工采用各种方法大肆进行贿赂活动。马克锐等公司高管人员组织各部门,在各种公开场合和行政执法部门检查中,极力回避和掩护贿赂销售行为,努力维护行贿费用的资金输出渠道。

在处方药和疫苗销售过程中,葛兰素史克下属各药品生产企业、与经营相关的各部门全面参与,建立自营药品销售、外包药品销售、“冷链”(疫苗)销售、大客户团队销售、危机公关5条“贿赂链”,形成了医药代表贿赂医生、地区经理贿赂大客户、大区经理贿赂VIP客户、市场部贿赂专家、大客户部贿赂机构的贿赂网,贿赂销售行为涉及全国各地。

其中,外包药品销售贿赂链中,葛兰素史克为规避贿赂销售法律风险,以支付推广服务费形式将药品外包给江苏泰陵医药等7家公司代销,并全盘复制其贿赂销售模式,通过代销公司对医生行贿;疫苗销售贿赂链中,为在销售终端打压竞争对手,实施“冷链”计划,出资1300余万元采购小汽车、电视机、电动车、摄影摄像器材等非医疗设备,根据疫苗销量,向疾控中心和疫苗接种点客户行贿。

为抢占市场份额, 葛兰素史克通过贿赂设置排他性障碍,提高药品市场销量。2010年以来,因肝炎药“贺普丁”专利药资格到期、大量国内仿制药即将上市,葛兰素史克先后实施所谓“长城计划”“龙腾计划”,行贿数千万元,并明确要求医院不得采用国产同类药品。实施“长城计划”后,不少医院不再采购“贺普丁”国内同类药品。

此外,在近年的贿赂销售过程中,全国多地工商部门不断接到该公司涉嫌商业贿赂的举报并立案调查。2012年,犯罪嫌疑人马克锐、张国维、赵虹燕组织人员成立危机应对小组,先后向北京、上海等地工商行政执法人员和关系人行贿,意图阻止工商部门对其查处,直至2013年6月被查获。

目前,检察机关正在对此案进行审查。

蔡华伟 制图

涉案公司高管估算:行贿费用占药价三成

葛兰素史克旗下的“明星”药品在中国高昂的定价,令人印象深刻。以贺普丁为例,在中国的出厂价是142元人民币,而在韩国只有18元,在加拿大不到26元。也就是说,购买一盒贺普丁,中国的患者要比其他国家的患者付出高得多的代价。

“价格转移”预留贿赂费用和目标利润

葛兰素史克的药品价格为何如此之高?多名涉案的葛兰素史克高管供述,新药进口到中国前,公司便会启动如下“倒推计算”价格的过程:

第一步:开展国内市场价格调研。参考其他跨国药企相同或者相近的药品确定价格。如果属于原创新药,“想卖多高的价格就定多高的价格”。

第二步:将价格报给葛兰素史克财务部。

第三步:葛兰素史克将定价需求报给公司总部的全球价格转移中心,计算出成本价和在中国进口的口岸价。

第四步:全球价格转移中心认可后,葛兰素史克按照总部计算的口岸价进口药品,这时口岸价已远高于成本价。

第五步:药品进口后,葛兰素史克按照已经转移定价的口岸价,向国家发改委申请单独定价,发改委依据申报资料,以口岸价为基数批准葛兰素史克在国内销售的药品价格。

“这一过程也叫转移定价。”犯罪嫌疑人之一、原葛兰素史克(中国)副总裁兼疫苗部总经理陈洪波说,这种做法不仅大幅提高进口药品价格、获取巨额利润,而且将原本应当在中国境内产生的大部分利润留在境外,达到少缴税的目的。

除此之外,葛兰素史克还在国内进行另一次“价格转移”:报关进口虚高价格的药品后,通过其设在中国的工厂加工包装出售给葛兰素史克。在这部分“价格转移”中,不仅实现了其中国工厂的利润,也通过葛兰素史克药品出厂价与葛兰素史克中国工厂出厂价中间的差价,预提了在中国的贿赂销售费用和目标利润。

每年行贿总额达数亿元

人们不禁要问,这些贵得离谱的药品怎么能打开中国的市场?

李某是此次被移送审查起诉的46名犯罪嫌疑人之一。身为湖南某市级医院肝病中心副主任医师的他,涉嫌非法收受葛兰素史克医药代表谭某送达的现金数万元以及葛兰素史克提供的免费旅游。

“有的医生回避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但希望提高自己的业内名声。这时,学术会议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一名涉案的医药代表王某说,邀请医生参加会议的费用由公司支付,礼品由公司提供,会后的旅游也由公司埋单。

在犯罪嫌疑人之一、葛兰素史克(中国)副总裁兼人力资源部总监张国维看来,上述行为是公司近年“销售为王”政策导向的必然现象。按照马克锐的要求,不仅销售部门要一切以销售为主导,所有部门也都要为销售提供支持。葛兰素史克还设定了上不封顶的超额销售奖金以及“精英俱乐部”政策。俱乐部成员每年涨两次工资,可以得到更多奖金和出国旅游机会;反之,如果完不成销售指标,则可能被解雇或无法升迁。

“这对一线销售人员的导向作用非常强。”犯罪嫌疑人、葛兰素史克(中国)副总裁兼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估算,葛兰素史克为打开销路投入的行贿费用占到药价的30%,每年总金额高达数亿元人民币。

“销售为王”催生贿金黑幕,但葛兰素史克始终极力以“合规”外衣掩饰自己。2008年至2010年,葛兰素史克为了实现“疫苗销售翻两番”,策划出一个“冷链”项目。项目方案看起来相当“合规”——与国内某医学会合作,公司向全国各区县的客户“捐赠”物资,包括电冰箱、冷藏箱、电视机等非医疗设备。

“名义上是捐赠物资,但最终给了谁,其实是看采购了多少疫苗,销量多给的就多。”陈洪波交代,葛兰素史克总计投入了1500万元预算,大部分用来购买非医疗设备,其余5%至10%打入了这家医学会的账户。

身陷囹圄,一些涉案葛兰素史克高管坦承,公司的商业贿赂行为无论是对中国的广大患者、企业还是政府,都造成了巨大的危害。(记者 张洋)

铜川职业装设计

酒店领班

威海职业装订做

龙口制作西服

相关阅读